随便涂涂,大概是程潜回来的时候。
p2 10分钟草稿大头

想开个全职对骂群,群内镇群之宝叶修。all叶汤底
其他人可以披皮对骂
(比如叶修是谁的这种言论)
有意向的可以评论一下吗?人多的话我开个群,重皮可以开二群。

没有独特的画风独特线条吸引人,大流画风也掌控不好,太失败了,每次觉得自己画的那么糟糕就想到母亲问我“还喜不喜欢画画,你怎么每次都三分钟热度。”
我喜欢啊,我真的好喜欢。但是我也真的好失败,没有能力独自活下去,也没有能力脱离这个世界。什么都做不好,甚至最喜欢的画画也是。
我只能自怨自艾,妄自菲薄。
企图这样子能引起别人的关注,我真的是一个很恶心的人。

练习

随便拍拍,最后一张兰姐

我对于您的仰慕是没有用的,因为我试图想要将我放置在与您平等的面上,这对于您而言是不公平的。因为您实在是太好了,您的努力远超我的努力及一切,这实在是不公。我竟然想试图用我这劣等人的手玷污您的美丽。

一切饱含自身内心的真情实感的悲伤是不理智的,甚至能对于自身造成死亡。
与其悲伤苟活,还不如自己甩去悲伤等一系列情绪尝试做一个毫无感情的行尸走肉来的有趣。

有时候觉得能够活着已经很棒了呢。


杯中是万年常备的中药,跟其他人的药不同的是。它很透明,稍微泛着点蓝,闻上去也没有什么苦味儿,  或者说,  它什么味道也没有。
“..这不是矿泉水吗?”之前陪我去看了一次医生的朋友念叨着“为什么医生给你开这种东西,一两块钱也就算了”声音愈来愈响,看来她又要教训我了。趁她转身收拾东西的空挡,我匆忙的撕了两条餐巾纸搓成球塞进了耳朵。“问题是!这他妈收了几千块钱啊!你当你很富有啊!你能不能别乱花钱!”尖细的声音透过纸团撞击着耳膜,我只能权当没听到,  因为我也懒得跟她解释一一这超出了我的耐心范围。送完了我需要的文件朋友就回家了。抽出袋子中的纸张,  --如既往的...

光影方面,朋友不喜欢这张我拍的照片我就把她脸涂掉了。
但是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光影啊,难得用手机拍出来。
纪念一下。

©云啊z | Powered by LOFTER